遂寧市體育中心

在四川省遂寧市河東區,為滿足該地區承辦省級綜合性運動會、全國性單項比賽及全民健身等需求,遂寧市體育中心應運而生?;孛娣e12.75 公頃,總建筑面積79741 平方米,包含體育場、游泳館以及配套的室外熱身、訓練及活動場地。

內外兼修——城市大背景下的體育建筑設計理念

在城市發展中,建筑與城市的二元關系和矛盾日益凸顯。體育建筑作為城市的單元體,以其巨大的體量和規模影響著城市、區域以及其整體環境的塑造。由此對內,需融合城市文化和建筑語言;對外,應順應城市發展方向、城市肌理結構和道路關系。兼修內外,方能實現兩者雙贏。

攫取于當地的文化背景,結合與建筑的形式語言,遂寧體育中心從城市文化內核衍生出舞動、雙環等設計概念。從內使建筑植根于城市大背景下,成為“土生土長”的城市一員。

而外部,若基于遂寧市既有的城市規劃,體育中心的介入將打破原有的關系——即城市原有規劃無法滿足大體量的需求。為了重新平衡這一關系,設計過程中對城市結構、道路系統和用地屬性進行了新的規劃:將被迫打斷的旗山西路的交通壓力分散至周邊的東平路(北)、五彩繽紛路(南)、紫竹路(西)、慈航路(東);而新建體育建筑后產生的交通壓力則由五彩繽紛路做出了新的回應——分段增大寬度、適當增加車道;再者,在地塊內新增公交線路和調整改善道路交叉口以適應該地區的未來發展。

內因源于城市文化,外因兼顧城市發展,內外兼修,以此遂寧市體育中心創造出城市與建筑雙贏的設計理念。

境由心造——回歸體育建筑的本質

回歸體育建筑的本質亦即處理結構與形式的二元關系,兩者即互相依存又矛盾對立。結構既是骨架又是外在張力,形式既可以是外表也可以是內在的力學原理。發現形式與結構的平衡點和結合點一直是體育建筑設計的重點。

遂寧體育中心的形式源自于當地文化元素的提取,體育場和游泳館統一在同一片屋頂下。屋頂起自于體育場的一隅,順勢以圓形環繞場地一周,后停頓于游泳館,再以一捺之勢包裹游泳館,最終收于兩形之停頓處。整個曲線屋頂流暢自然地表達了舞動的概念。順應屋頂的造勢,兩館之間又以曲線形大平臺相連接,完成了整體化的形式表達。

與此相配合的,遂寧體育中心選擇了順應屋頂形式的鋼桁架結構。在結構體的落地和屋檐收頭處,結構截面漸進式變小,而在屋蓋與立面交界處,則適當放大結構截面。以此達到結構和形式最完美的貼合。而在體育場館下的大平臺部分,結構形式選擇了更為經濟合理的鋼筋混凝土框架結構,以平臺式的厚實結構體量承托起上部更為輕盈靈動的體育場和游泳館。在理性與感性之間尋找到了結構與形式二元關系的平衡與結合點。

物盡其用——基于可持續發展下的多功能利用

隨著體育建筑的逐步發展,其場館保養和運營受到更為廣泛的關注,“賽后運營”、“以館養館”不僅是學術熱點,更成為了設計重點。場館的新建往往伴隨與運動賽事的舉辦,但賽后的綜合利用、對外開放卻總是成為美中不足的遺憾。賽時和賽后這一對二元關系已成為設計和使用中不可忽視的因素。

遂寧體育中心在設計之初既將大眾參與、綜合利用和賽后經營的因素納入考慮。在場館周邊設置了人行漫步系統、室外網球場地、市民休閑活動廣場等,借此為當地市民提供多樣化的運動場所,激發場地活力。而在游泳館設計中更兼顧了賽后對市民開放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為了適應場館自身可持續運營的需求,在設計過程中加入了綜合利用的因素。體育中心平臺下的空間中穿插式布置了休閑體育、健身俱樂部、體育紀念品和器材商店等大眾體育設施,同時也加入了茶樓、酒吧、咖啡吧、商業、按摩等提高盈利可能性的商業性設施,在最大程度上給場館的后續運營帶去多種可能性,從而使建筑空間能物盡其用,統一賽時和賽后的二元關系,長久地可持續發展下去。

由內而外,由里及表,遂寧體育中心在復雜的城市環境中探索了與城市緊密相連的共生關系——實現了融合城市文化和結構的形式語言表達;也尋求了建筑自身于結構和形式的平衡點——達成了結合力學結構的視覺化建筑呈現。更重要的是,遂寧體育中心不僅服務于當下,更兼顧了未來發展的多樣可能性從多方面,使其真正成為城市塑造的參與者、城市生活的賦予者、城市發展的推動者。

辽宁快乐十二选五开奖结果